呜呼

三维荒原。

《狗言日志》

我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月亮。
寝室夜谈,这一次倒很有趣,对铺老唐比之前活跃些。
她说一维是点,二维是面,三维是体,三维是人类,是我们。那么,一定存在四维了,但一维不知道二维,二维不知道三维,三维也许永远不能知道四维是怎样的,也许这就是“定律”吧。
但点能被改写为线,线能发展成面,面能组成体……会有五维生物(或许是n维生物)来把我们的三维世界,改为四维或者n维吗?那人类是否能存活,是否能记起我们曾经是三维生物呢?
反正就算人死了,曾经组成一座巨大生物的分子也不会消亡,他们会四散,飘到宇宙中去,陷落到地心去,或许还会去到多维世界。
老唐说要是她能变成一个分子,就到各处去探索,不用担心行程安排,反正直到宇宙热寂,她都不会消亡。
我说要是你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一定要跟我分享,我拿去在人世换些荣华富贵。反正我会死,我在死之前都需要钱。
她批评我浅薄:“老子变成了分子,还能跟你说个屁。万一这秘密威胁要人类安全,你登时就升天。”
我说希望你能变成一个高级大分子,能携带信息的那种,在我睡觉的时候通过我淌着口水的嘴巴进入我的大脑,跟那里的蛋白质交换交换信息,给我托个梦就行,我倒也想了解一下其他人类永远也不知道的玩意儿,要是这个信息比较危险,你就下个指令天亮之后删除记忆。
她说万一我要是个水分子……
“那你就能自由进出我的每一个细胞了。”虽然没什么用吧,你至少可以戏弄我。
“这就是脑壳进水?”下铺一直一声不吭的文科生老王,突然来了一句。
被我们评为今晚最精彩发言。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