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呼

三维荒原。

《狗言日志》

一年就快要过去了,还是想说些什么。我无法给一整年下一个定论,但心里隐约有一些感觉,感觉很糟糕。
这是我由无忧无虑享受少年仅有自由的时刻到接受一部分残酷现实的一段时间。这么说不免有些盲目,但切实的,在整个十二月,我不断地陷入回忆的牢笼,不知道一切悲哀因何而起,也许这是一份每个人成长时必须品尝的一份虚无。
人生中最初深切的感受到物是人非,一瞬间不知所措,甚至质问自己生活的理由。人从时间中得到的东西并非理所当然,相反,在一段美好热血而令人感动的日子之后,时间会慢慢地一件件回收那些好东西。
自省使自卑披的那张由美好感悟的外皮渐渐被剥开了,我不敢直视那样的软肋。
阵痛之后,蜕皮将了未了,还在磨,磨得血肉模糊。
希望在未来能看见转机。
我不敢对现在的状态下一个定论,‘盲目自大’‘悲观主义’‘丧失创造力’‘希望从别人身上得到快乐的社交恐惧’之类的,在情绪低落时确实不断地在与过去的比较中回旋着。像丢失浪漫情怀,越长大越难以由衷开心,承受能力反而越差之类自我判断,现在已经不会像一个月前那样使我触目惊心。
人类不仅要回归生命,还要回归书籍,在断断续续的日子里,阅读了《百年孤独》和《在细雨中呼喊》,太宰治的一些文章,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书,确实令我大受安慰,源自长者内心的精神的引导着我在寒风料峭的深夜摸索。
今天学校开了三个小时汇演,班上从组织到排练我都没参加,即使几乎全班都加入了这个活动,但现场的轻松气氛还是感染了我,并且中午撸到了学校里的猫崽子,我蹲着,它的肉垫踩上了我的左膝,啊,又软又暖比奶子还舒服。现在想起来我膝盖都是酥的。总之,最后一天我很开心,在汇演现场疯狂乱甩的灯光里读完了大半本《在细雨中呼喊》,心情非常平和,可以说是今年最顺溜的一次阅读。
现在没这么着急想恋爱了,希望在2018能跟谁对上眼,发展成能随便聊聊的朋友,当然跟老友能有契机聊上两句也好,我觉得我现在相当寂寞。……
寂寞的时候感觉跟谁都有回忆,一切都真心实意啊,但是又担心人家正忙着迎接新生活,觉得旧友幼稚。人家又没沉浸在回忆中,谈情怀太突兀了。
大概没有谁愿意接受我这样忽冷忽热的矫情犯,还是想想怎么改变自己吧……
(有人愿意新年交友么
像眼熟我的朋友们道一声新年快乐,看完这篇负能爆棚的总结真是委屈你了,抱歉哦,大家都要尽量寻找快乐。
祝大家找到快乐。

评论(4)

热度(2)